阿宾十二新母女关系。

新年过完,钰慧打电话来埋怨,说阿宾没有去高雄找她。 她见不到阿宾, 整天很烦燥,说着说着, 在电话那头就要哽咽起来。 阿宾连忙解释, 并且建议说: 「不如你提早来台北, 我们就有一个礼拜的 时间可以都在一起 好不好?」 钰慧迟疑着: 「那……我怎么跟妈妈说?」 「就说……学校有事嘛!」阿宾说。 钰慧从没跟母亲撒过谎,可怜女孩子长大了, 心里便向着心爱的人她向 母亲胡诌了一些理由, 隔天便带了行李搭火车北上。 阿宾到车站接她,这班自强号到站已经下午三点多了。 阿宾在出口处远远 的就看见钰慧,并且向她招手, 钰慧出了验票口阿宾接过她的行李,钰慧的 眼眶就红了。 「你……怎么了?」阿宾急忙问。 「人家好久没看到你了嘛!」钰慧说。 阿宾将她搂起,一同出了车站,阿宾叫来一部计程车, 回到家里。 在路上,钰慧又紧张起来,因为等一下会见到阿宾的母亲。 「你妈妈知道我吗?」钰慧问。 「当然知到啊!」阿宾说: 「她等着看你呢!」 钰慧更紧张了。 计程车开到门口,俩人下了车,钰慧又犹豫起来, 阿宾还 是硬拉她才肯进门。 「妈!」阿宾喊: 「我回来了!」 阿宾的母亲闻言从厨房出来, 看见钰慧就堆满了笑意亲热的牵着她的手。 「钰慧吗?」阿宾的母亲满意的验收着: 「真漂亮!」 「伯母!」钰慧叫她。 「哎呀!」阿宾的母亲说: 「叫伯母多见外, 叫阿姨好了!」 「叫妈妈比叫实在一点!」阿宾说。 钰慧白了他一眼, 说: 「阿姨!」 阿宾的母亲高兴的将钰慧的手揉来握去, 又招唿着她在客厅坐下。 「阿宾说你会住几天是吗?」阿宾的母亲说: 「那一起住我的房间好了。 」 钰慧点头称好,三人聊了一会儿,阿宾的母亲回厨房继续去准备晚餐。 这 顿晚餐实在丰盛,她们边吃边谈笑,很快就有一家人的感觉。 用过晚餐,又在 客厅泡茶看电视,阿宾的母亲说了些他小时候的故事, 钰慧听得也很有趣。 聊到后来,夜渐深了,阿宾的母亲还有一些家事要作, 钰慧自告奋勇要帮 忙阿宾的母亲却不肯, 要阿宾陪着钰慧自己进厨房去了。 阿宾带着钰慧到自己的房间,俩人分离了两个礼拜, 如今好不容易有独处 的机会马上吻得难分难舍。 阿宾把握时间,一面吻她同时在钰慧的丰满乳房上爱抚着, 钰慧也紧紧的 抱住他双手在他背上磨动。 阿宾又往她臀部捞去,钰慧今天穿的是一件白色 短褶裙, 阿宾一点也不客气直接就摸了进去,在她的屁股上揩油着。 钰慧多日没曾受到情郎的怜爱,心里实在很期待, 所以当阿宾在剥她的上 衣钮扣时她连假意的矜持都懒得伪装了。 阿宾只解开三颗扣子,将那上衣敞 开一边, 等他看到钰慧那雪白的酥胸居然心头还兴奋的突突乱跳起来, 所谓 小别胜新婚大概就是这个样子。 阿宾欣赏了半天,才将钰慧的罩杯慢慢扯开, 露出粉嫩的乳尖出来阿宾 贪婪的张开嘴巴, 便要去吸。 钰慧眯起媚眼,脸儿后仰,准备享受情人的舔弄 。 她等了半晌胸前却没有动静,后来睁眼一瞧, 阿宾张嘴停在乳头前不到三公 分正在对着她笑。 她知道阿宾作弄她,「哼……」了一声作势生气便要转身 , 阿宾急忙合嘴一含她的乳头传来一阵美,「哦……」的吐出满意的长气。 阿宾吸了又吸,一时右边一时左边,搅得俩人情慾大炙, 正不知要如何发 作 阿宾的母亲却隔着门在外面说: 「阿宾啊!很晚了, 让钰慧来休息吧!」 阿宾只好放开钰慧她很快的整理好衣服, 开门出去阿宾的母亲笑吟吟 的站在门外, 牵起她的手往自己房里去。 进房之后, 阿宾的母亲问她: 「你要先洗个澡吗?」 「好啊!」钰慧说。 这房里就附设有卫浴,阿宾的母亲打开浴室门, 说: 「我帮你放热水!」 「谢谢阿姨 我自己来。 」钰慧说。 钰慧从行李中取出替换的衣物,进到浴室, 那热水龙头已经开着了她又 再道谢了一次, 才关上门脱去衣服。 她刚刚将身体脱光,阿宾的母亲在浴室门上敲着, 问说: 「钰慧啊阿姨 来和你一起洗好吗?」 显然这准婆婆打算先验验货, 钰慧不敢拒绝不好意思的打开了浴室门, 让她进来, 因为自己已经裸体不禁遮遮掩掩的,阿宾的母亲却十分大方, 进 来时身上早就脱得只剩下内衣裤她脸上仍然堆满着笑, 钰慧低头羞红了脸 背转过光熘熘胴体, 叫了声: 「阿姨……」 阿宾的母亲拉她一起坐到浴缸边上, 说: 「都是女人害什么羞?」 嘴上说着, 眼睛却将钰慧的每一寸肌肤都细细的看过钰慧更是小脸红得 通透, 阿宾的母亲也不禁称赞说: 「真美啊!钰慧。 」 钰慧说: 「阿姨也很美啊!」 「哪里, 」阿宾的母亲脱去她的内衣裤 说: 「都老了!」 「怎么会呢!阿姨还很年轻!」 「怎么比也比不过你们少女的体态啊!来……」她舀了一瓢水, 试了试温 度: 「我帮你擦身体!」 「阿姨 我自己来!」 阿宾的母亲已经将水淋在钰慧身上 取了香皂 在她的背上涂着: 「没关 系, 不过等一下你也要替我洗哦!」 钰慧乖乖的让她将背后抹满香皂 阿宾的母亲搽动了一会儿双手穿过腋 下, 伸到钰慧胸口来了。 她一手替钰慧涂着香皂,一手不停的轻揉着, 赞美说 : 「真结实钰慧好丰满哦!」 钰慧被摸得又舒服又羞赧, 闭起眼睛咬着牙根不敢说一句话。 阿宾的母 亲探头看见她的表情,便将双掌打平, 用掌心磨动起她的乳头来了。 钰慧哪能 再忍得住,终于「嗯……」的一声哼出来, 阿宾的母亲哈哈地笑着说: 「让你 看看阿姨观音神掌的厉害!」 钰慧睁开媚眼 撒娇的贴到阿宾的母亲怀里 不依的说: 「我不来了, 阿 姨欺负我!」 阿宾的母亲从背后搂着她 双掌还是在她乳房上搽来搽去钰慧再度眯起 眼睛, 喃喃的说: 「阿姨……阿姨……」 阿宾的母亲一只手继续揉着钰慧的胸 空出另一只手来往她的腰间抹去 , 又说: 「钰慧啊, 你好细的腰喔量过吗?」 「二十二……」钰慧喘着气说。 不一会儿,那只手又再下移,来到小腹, 左右的摸个不停钰慧则是痒笑 得前仰后合, 后来阿宾的母亲又说: 「钰慧来,站起来!」 钰慧乖乖的站起, 阿宾的母亲双手在她的臀上继续抹上香皂 啧啧称许说 : 「腰细臀肥, 钰慧啊你妈妈怎么这么会生,养出这样的美人出来?」 钰慧几翻折腾, 已经被她摸得心慌意乱也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她又帮钰 慧抹着雪白的大腿,粉嫩的小腿, 脚踝到脚背算是她全身敏感度最低的地方 , 钰慧才趁着这个机会喘了口气。 阿宾的母亲又舀起水,帮她把泡沫冲干净, 然后再拉她坐回怀里钰慧乖 觉的背贴着阿宾母亲的胸膛, 让她细细的摸着自己的手臂、肩膀。 「阿宾说你们认识有半年了?」阿宾的母亲突然问。 「是啊!」 「你们很要好吗?」 「嗯!」钰慧答。 「有多好?」她又问。 钰慧一时间又羞红了脸,不敢回答。 她重新摸上钰慧的乳房,而且在小奶头上捏着, 问: 「有这么好吗?」 钰慧娇软无力 点点头 半闭着眼睛说: 「嗯……」 她一手捞向钰慧的私处, 使钰慧吓一跳 她又问: 「有这么好吗?」 钰慧自刚才就已经浪得湿滑不堪, 阿宾的母亲一摸正好满手都是钰慧羞 得要死, 阿宾的母亲却将手指在那嫩肉上不停的抚动 钰慧只能一直呵气的哼 道: 「唔……唔……嗯……嗯……」 「你还没回答阿姨。 」阿宾的母亲追问。 「有……有……啊……啊……阿姨……哦……」 阿宾的母亲伸起中指, 慢慢滑进钰慧的穴儿里面钰慧更是骚得凶了。 「有什么?」阿宾的母亲不死心。 「阿姨……哦……哦……阿姨……唔……唔……钰慧……有……有和阿宾 好……有这么好……啊……」 那中指终于全军覆没, 阿宾的母亲缓缓的将它抽出又缓缓的再度深入, 她又问: 「还有这么好吗?」 钰慧说什么也受不了了 浪得直发抖 说: 「有……有……阿姨……啊… …好舒服啊……哎呀……好阿姨……啊……」 阿宾的母亲说: 「既然你和阿宾这么好, 就不能再叫我阿姨了要叫妈!」 「啊……妈……妈……好妈妈……哦……真舒服……妈……再快一点…… 哦……对……啊……啊……」 阿宾的母亲熟练的抽送着手指, 还用指端在钰慧里面的肉褶子上磨动钰 慧都快美翻了, 双手紧抓着阿宾的母亲的手腕 不停的浪叫: 「妈……妈…… 好美啊……好舒服……啊……哎呦……哎……啊……我……我不行了……妈呀 ……我真的不行了……啊……啊……」 忽然一股热潮从阴户喷出, 她真的高潮了。 阿宾的母亲停下手指,让它留 在穴内,感受着钰慧穴儿的抽慉。 钰慧满足的伏在阿宾母亲的怀里, 喊了声: 「妈……」 阿宾的母亲扶起她的头, 怜爱的在她脸上抚摸着 说: 「钰慧真乖!」 钰慧就这样躺了半天, 才恢复力气。 她从阿宾母亲的怀中爬起来坐好,对 自己的骚浪正又觉得丢脸, 不晓得要说些什么。 阿宾的母亲说: 「来,换你帮 妈洗洗。 」 「好的!」她连声答应。 阿宾的母亲将香皂递给她,让她替自己涂抹起来。 阿宾的母亲虽然四十馀岁,但是家里富裕, 所以保养的好身材固然不能 和钰慧这样年纪的女孩相比, 但是依然该大的大该小的小而且带着成熟的韵 味。 钰慧也藉着香皂泡沫在她乳房上揉着, 钰慧边抹边说: 「妈的胸部也很大 啊!」 「是吗?」她低头看着说: 「可惜都有点松了, 这里又黑黑的不像你是 漂亮的粉红色……」 「可是还是很美很诱人啊!」钰慧反对的说。 「有什么用,又没有人来享受!」 「咦?」钰慧讶异着。 「阿宾的父亲过世后,我就没有过男人!」 「妈妈没有男朋友啊?」钰慧问, 阿宾的母亲笑着摇摇头。 「妈……」钰慧不禁替她难过。 「傻孩子, 」她笑着: 「我都不在意了, 你伤什么心?」 钰慧摇摇头 阿宾的母亲又神秘的说: 「你等一等, 给你看妈的秘密!」 她站起来也没冲掉泡沫, 抽过一条浴巾将身体随便围着跑回卧室,不 一会儿又跑回来, 手上多了一根长长的乳白色塑胶棒子她递给钰慧, 钰慧接 过来看了看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这就是妈的男朋友……」阿宾的母亲压低声音说。 「啊!」钰慧恍然大悟,讶异无比,呆呆的端详着那根塑胶棒子。 「我示范给你看!」 阿宾的母亲将棒子取过, 褪掉浴巾要钰慧泡到澡缸里,自己则坐在澡缸 边上, 大喇喇地张开两腿正面对着钰慧,露出肥滋滋的阴户, 她转过棒子圆 圆的那一头在那阴户口摩蹭着, 适才她爱抚钰慧的时候自己便也湿了,所 以现在只一稍稍用力, 便插进去了一截。 钰慧惊奇不已,看着阿宾的母亲逐渐将塑胶棒吞进她的穴中, 最后好像插 到底了她唿出一口气来,然后慢慢又将棒子抽出, 那棒子上沾满了黏黏的液 体。 她拔出来之后又插进去,如此重覆的模仿鸡巴插穴, 而且越抽越快。 「啊……啊……钰慧……认识妈……的……男朋友了吗……」 「妈妈很舒服吗?」钰慧好奇的问。 「喔……喔……当然……舒服……哦……」 阿宾的母亲皱起眉头, 嘴儿再也合拢不上不停的叫出一些没有意义的声 音, 那穴儿也「噗唧!噗唧!」的交响着。 「啊……啊……好美……哎呀……啊……钰慧……钰慧……」 「妈……」钰慧答应着。 「钰慧……啊……乖……快……快吃妈的奶……啊……啊……」 钰慧不赶怠慢, 连忙张嘴含住阿宾母亲的乳头跟着又吸又吮, 并且聪明 的举一反三抱着她揉起她的另一只乳房, 她非常满意偏过头和钰慧靠在一 起,也吻着钰慧的耳朵。 这下连钰慧也哆嗦起来,俩个人同声呻吟, 淫态十足。 「唔……唔……」钰慧嘴巴含着乳头,说不出话来。 「哦……哦……」阿宾的母亲则骚浪得凶, 喊声越来越高: 「乖……钰慧 ……吃得真好……好媳妇……乖女儿……啊……啊……美死妈了……爽坏了… …啊……妈……平常好寂寞……有你真好……啊……啊……哎呀……哎呀…… 妈要来了……嗯……嗯……抱紧妈……啊……来了……来了……啊……」 她终于高潮了 大屁股不停的向前挺让假鸡巴再插得更深,钰慧发现她 的身体变的迟缓僵直, 抖了几十秒钟突然软瘫下来,钰慧连忙将她抱住, 她 埋首在钰慧的大乳房上傻傻的笑着。 「钰惠……妈漂亮吗……?」 「美极了!」钰慧由衷的说。 后来,这个澡终于洗好,准婆媳俩亲亲热热的上床睡觉, 睡的甜极了。 钰慧早上醒来,阿宾的母亲已经不在床上, 她迷煳的走到客厅阿宾在那 里看报纸, 她问: 「妈呢?」 「妈?」阿宾怀疑着。 「我是说阿姨……」钰慧突然清醒,急忙更正。 阿宾将她拉进怀里, 说: 「你还真会哄大人, 已经叫妈了啊!」 钰慧顺势抱着他 说: 「是妈要我叫的!」 「她上市场去了, 才刚走……」阿宾说: 「所以……我们来亲热吧!」 说着将她抱倒在沙发上 在她身上到处摸索搔得钰慧呵呵笑个不停,她 其实也不想反抗, 边玩闹着边让阿宾脱去她的衣服阿宾昨晚没能成好事, 今 晨非爽个够不可三两下将钰慧和自己都脱去下身内外裤, 早晨的鸡巴正挺硬 得没处发泄他让钰慧跪在沙发上, 鸡巴找到位置一插而入。 「哦……」钰慧吐出浪语。 阿宾一上来就狠狠的插,不断发出肉贴肉的「啪!啪!」声, 钰慧在男友 家的客厅觉得特别刺激她又是很容易有感觉的人, 三两下就高潮了一次。 「啊……啊……好好哦……」她高声的叫着。 阿宾十分卖力,为爱人鞠躬尽悴,大鸡巴深入浅出, 抽得飞快。 「好哥……插死妹妹……啊……又来了……啊……啊……」 阿宾被钰慧夹得舒服, 不再压抑让鸡巴尽情的累积快感,总算推上的顶 点, 他仰天长啸抵紧花心,也射了。 俩人一起抱着躺在沙发上,钰慧告诉阿宾一个好消息。 「妈说以后几天,我们都可以一起睡。 」 「真的?!」 阿宾不得不对这个美丽的女友佩服起来, 才一个晚上便将母亲打点得服服 贴贴连这种事都能让母亲答应, 于是快乐得不停亲钰慧。 后来几天,阿宾果然和钰慧夜夜春宵,直到真的要回学校的前一个晚上, 钰慧又说要去和阿宾的母亲睡阿宾的母亲自然很高兴与她贴心, 两个女人便 又过了一个没有男人的愉快夜晚。 阿宾的母亲并且将那假鸡巴借给钰慧试试, 钰慧弄了半天老是学不会她 将它还给阿宾的母亲, 说: 「还是阿宾比较好!」 俩人嘻嘻哈哈的真如亲母女一样 钰慧承诺只要放假有空,都会和阿宾 回来看妈妈。

上一篇:偷操睡着的学长女友。 下一篇:一千零一夜十七夜·建华中学的黑暗内幕。